命运墨皈——袁武、张江舟、梁占岩“水墨人物画艺术对话”举办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18日 00:39 作者:张紫薇 浏览:

11月15日,命运墨皈——袁武、张江舟、梁占岩水墨艺术展(重庆站)在重庆美术馆开幕。11月16日下午,由重庆美术馆(重庆画院)、我校中国画系、重庆美术家协会主办的以"水墨人物画艺术对话"为题的学术交流活动在我校五会议室举行。此次活动旨在通过与师生的"对话",探讨和交流水墨人物画的当代命题以及未来发展的方向和可能性。

我校中国画系主任黄山担任会议主持。黄山认为,人物画家的历史使命,在于洞见和表现民族的大喜大悲,在于对历史的坚定追问和对现实的无愧书写,在于对中华民族审美领域的拓展以及对民族艺术语境和视觉资源的特殊贡献。他表示,此次艺术对话将对中国当代水墨人物画创作起到积极而有益的推动作用。

学术主持王鲁湘表示,“命运墨皈”这个主题,是一个组合词,是命运、墨以及皈的结合体。命运是写实主义在中国近现代和在中国水墨人物画中的命运;而墨则是水墨画家最基本的材料和手段;皈,则是精神层面的皈依性和探索性。这三位画家年龄相仿,因此他们对于时代、社会、国家的体验,差异是不大的;其次,他们都当过兵,创作经历和部队生涯有密切关系;最后,他们都进入了画院体系。除此之外,他们还有相通的审美追求——都对写实具象人物绘画有自己的思考。拥有共性的同时,三个人又很不同,各自艺术面貌之间的距离拉得很远。

19D97

现场采用直接一对一提问方式进行,来自四川美术学院、重庆大学、西南大学的师生以及各界热爱水墨艺术的人士都向3位艺术家积极提问,互动交流。

现场师生提出了“当下水墨人物画在教学课程和青年人的创作中所占比例偏少“、“工艺制作、材料应用盛行”等,这些问题是否会影响水墨人物艺术的健康发展,甚至导致水墨艺术的萎缩和消亡。

袁武表示,水墨的难度在于人物造型和水墨结合,面对现代人物造型,水墨自身不利的语言和受限制的纸和墨,导致了艺术家不敢画、不想画的现状。实际上,中国画的传统能够与世界艺术匹敌的是水墨,它是一个独立的东方艺术,是中国画传统的代表。其次,水墨和造型的训练是不可分的,这并不是一个孤立的水墨问题。

张江舟说,作为水墨人物画家,造型训练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板块。他认为,造型训练有三个要点,第一要画准,这是基本;第二要画深刻,强化骨骼,画得结实;第三步就是要画得有意味,有意味则取决于艺术家自身的审美判断。 其次,在造型的基础上要加上笔墨的精神性。笔墨的精神性就是一种感觉,这种感觉是有规律可循的,但并不能简单划分,是画家视觉感受和生活经验的积累。

梁占岩认为,从绘画意义上来说,画出什么比画了什么更重要。绘画实则是一种造型艺术,不必人为区分出意象造型。他说,绘画是一种传情达悦的媒介,是寄情于物,情动于心的表达。当画家有了一种情感附着的时候,这就是写实。情感变化的过程就是绘画造型变化的基础。型的一种变化,不是单纯的变形,而是绘画者情感变化的表现和对人性、对眼前人物介入的一种情感表达方式。

1290D

对话活动持续了3个小时,现场师生和艺术家就水墨人物画创作、写实性水墨、艺术教育等问题展开了讨论。最后,嘉宾与现场师生合影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