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校庆首页 / 口述历史 / 正文
口述历史
口述历史 | ⑤高智科
发布时间:2020-10-19   作者:李苗利   浏览:

编者按:在四川美术学院八十年办学的历史长河中,一代又一代川美人的辛勤耕耘与无私奉献铸就了川美八十年的辉煌与荣光!我们有幸专访到20位历史讲述人,他们是川美某一历史时期的重要亲历者和见证者。10位历任正职校领导深情回顾学校改革发展过程中的重大决策,娓娓讲述重大历史事件;10位国务院津贴专家回顾专业学科发展历史,笑谈学校趣闻轶事,分享代表作的创作心路历程和创作故事。在川美80周年校庆之际,让我们一起来品味他们的精彩讲述,追忆历史、展望未来。

高智科简介:

高智科,1933年9月生,山西保德县人。1948年7月参加革命,1951年入重庆大学附设工农速成中学,1952年12月入党。1954年考入重庆大学动力系,1958年毕业后留校任教,1958年9月到北京清华大学工程核物理专业进修一年,回校后先后担任助教,动力系、冶金系党总书记,系副主任。1979年9月起,任重庆大学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校工会主席,四川美术学院党委书记等职。多年从事党务工作及思想政治工作,党的建设工作的实践和研究。曾担任重庆市高等学校思想政治工作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四川省党建理论研究会理事,重庆市社科联理事,重庆市行为科学研究会顾问,重庆市理论研究会名誉会长等。

高智科讲述:

我是1990年到川美的,特殊时期学校的情况显得比较混乱。当时川美还属于四川省管,省委想尽快恢复四川美术学院正常的工作秩序和教学秩序,所以就把我从重庆大学调来川美,还有原来市委宣传部的学生处处长,把我们俩作为新一届党委的书记和副书记,来主持四川美术学院的工作。我们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抓党委的建设完善,因为之前党代会只选举出两个委员来,我们调过来后,就有四个人了,然后又通过一次补选,选出了一个新的党委委员,因为当时川美人数比较少,党员也就比较少,所以最后党委委员就是五个人,就这样把四川美术学院党委重新组建起来了。这在我的印象当中,在川美的历史中算是一件大事吧。

从这一届党委开始,学校的办学体制进行了调整。原来的四川美术学院根据四川省委安排,是实行的院长负责制试点。从我们这届党委开始,就重新恢复为党委领导下的院长负责制。党委健全后,接下来我们的重要工作就是整顿学校比较混乱的局面。因为学校的秩序也好、思想也好,要恢复正常,首先就是要做好党的建设,党的建设主要是党员的组织建设、思想建设、作风建设等方面,因此我们花了很大的力气来抓这项工作。当时川美虽然规模不大,人也不太多,但是思想意识形态领域的问题还比较突出,所以我跟很多同事谈过,从管理工作的角度,川美的工作量不算大,但从思想政治工作角度来说,这个工作量之大,任务之艰巨,不比其他综合性大学轻松,并且艺术院校师生与理工科大学师生在思想意识上也有比较大的差别。所以我觉得党的建设和思想政治工作比较复杂,开始着手抓这项工作。

一方面加强党的思想政治教育,宣传党的正确思想路线;另一方面严格按照党章要求,对每个党员进行重新登记。重新登记的意思就是说,经过自己根据党章进行对比检查,看自己的思想认识、行为、行动、工作态度、工作责任心、工作表现以及遵守党章、党规、党纪的实际情况做自我对比检查,然后经过群众的评定,征求广大群众对党员的意见或党内的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认为你是一个合格的党员,那么就给予重新登记,认定你仍然是一位共产党员。也有少部分党员在这些一系列活动当中表现比较差,不符合党员的条件,就不予登记或者暂缓登记。这项工作进行的时间比较长,大概有半年多的时间。经过这一次活动,对党员也好、群众也好整顿比较大,大家觉得虽然经过了混乱,但是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组织,对于我们党的领导这个信念还是坚定的。所以在此基础之上,我们就把工作的重心逐步地转为同时抓党的建设、抓思想政治工作,也同时抓学校的各项管理工作。

首先是整顿教学秩序,八九之后学校的各项工作基本上处于瘫痪状态。教学秩序比较混乱,处于无人管理或者不敢管理的状况,学生上课愿意去就去,不愿意去就不去,经常出现的情况是老师请学生去上课。当时提出了一些措施办法,一是严格教学秩序,教师必须准时到教室,学生必须按时上课,加强对教师的管理和考察,包括系主任、支部书记、辅导员也参加检查督促。二是从新生开始,实行军训制度,军训在之前的川美没有开展过,实行军训制度后,凡是考进川美的新生,进校第一个月到部队去训练,一般在原来十三军的三十七师进行军训,我们学校和他们建立了比较良好的合作关系。

在组织建设上,我们健全各级党组织,配好各级党组织的干部。另外加强各级行政组织的建设,以前党组织不健全,没有人领导、没有人组织,行政上也不健全。所以我们首先从组织上健全组织、充实干部,使得党委的意见或决定能够有组织、有人去贯彻执行。通过采取这些措施,学校的教学秩序开始逐步好转,这也是我觉得印象比较深的一件事情。

当年四川美术学院规模小,整个国家又比较穷,学校虽然有几十年的历史,但是穷得很。校园环境不像一个学校,大门当时就是两个砖头,进来以后在现在图书馆的位置,有三个房子,竹编的墙,敷上泥巴,上面盖点儿瓦,就是那种房子。这种房子一共有三个片区,除了图书馆中间这一大片,其它的都在桃花山上。当时教职工的住房条件十分困难,很多结了婚的教职工,长期处于两地分居状态。说个笑话,有些老师结婚了,对象来美院探亲,连一间房子都腾不出来给他们住,因为当时是两个男老师住一间,对象来了就只能用被单隔在中间。因为重大的条件比较好,我刚从重大过来时,看到川美这种状况感到很心酸,我们就想了很多办法、做了很多决定。要提高教学质量、稳定教学秩序,首先要给教职工创造安居才能够乐业的条件,就是说老师下了课能有个家回,晚上能有个地方安心备课或学习。

我们当时就经常往省里跑,作为党委书记,一方面要抓党建思想政治工作,另外一方面就是要争取经费。我们当年一年的经费除了发工资以外,基本上不可能再搞其他建设。后来我们就提出一个建议,我说我们美院教职工有一部分老师可能有一点点积蓄,那么我们采取一个办法,就是动员老师们出三分之一,学校想办法出三分之一,省里给我们三分之一,我们三个三分之一凑起来,给教职工修住房。当时房屋修建还是比较便宜,我们用了两年多时间,把整个桃花山的平房全部改造完毕,修起了四层、五层的二类房、三类房,有三室一厅的,有两室一厅的,就把教职工的住房问题基本上解决了。后来在这个基础之上,我们更加大胆地实现了全额集资,你们谁有钱谁有这个能力,我们全额集资,学校负责给你们修房子,后面就有了那些面积比较大一些的房子。

另外,川美这么多年没有正式的图书馆,当时图书馆就是现在老校区红楼的一楼,我去看了一下也是感觉到很难受,很多比较好、比较久远一点的画册得不到很好的保存,因为条件比较差,底楼又阴冷潮湿,墙壁皮到处都在风化脱落。所以我们跑到省高教局和省计划委员会,争取到了300万块钱,加上学校当时有几个校办企业,规定每一个校企一年要给学校交一点经费,这样才终于凑到大概500万到600万块钱,把图书馆修建起来了。

至此,学校基本上安定下来了,整个工作也走上了正轨,我们就想进一步推进学校改革,主要是扩大教学规模和改善办学条件。当时的办学条件差到什么程度呢?油画、国画、雕塑这些专业要画模特,模特要脱衣服,冬天天气很冷的时候,那时没有空调,就烧煤油炉,一旦上这种课,就要去教具室领煤油炉,然后把煤油炉烧着,放在模特旁边供暖,这样来画素描。另外就是学生冬天或夏天连个洗澡的地方都没有。我们就把校办企业的规模扩大,从原来的两个逐步扩大成三个、四个,自己创造条件,从经费上改善条件。同时我们经常往省高教局或者财政厅跑,争取给我们专项拨款。通过这些努力,我们煤油炉取消了,终于安上空调了,还专门修了澡堂,让学生有地方洗澡。随着学校办学条件的不断改善、办学规模的不断扩大,整个学校的氛围也就不同了,大家的思想也安定下来了,工作也逐步走上正轨,学校各方面秩序日趋安稳。

还有一件事,四川美术学院是一个对外开放的学校,过去我们美院曾经是重庆市的一个旅游点,经常有外宾和重要领导来参观。随便改革开放的深入,人们对金钱的追求变得比较突出,旅游局带一些人来参观,这些人除了参观,还要买画买作品,可卖画所得,导游要取三分之一,司机要取三分之一,最后学校只能得到三分之一。我们为了这个问题和旅游局多次交涉,我们当时态度非常坚决,说你们不来都可以,但是不能把风气搞坏了。所以从那之后旅游局就再也不来了。

一直以来,我们对学校里的经费管理都很严格。首先我们领导干部带头,我自己是从北方来的,穷苦农民孩子出身,经历了很多曲折,吃过很多苦,所以我来了美院以后,在美院老师们的住宿问题没有解决之前,我自己一间房子都没有要,我就住在招待所里,我给教职工宣布:在你们的住房问题没有解决以前,我在美院绝对不要新房子,等大家的问题都解决了再说。所以直到退休,美院新建的房子我一个平方都没有要。我本来应该是60岁退休,但因为工作需要又拖了两年,到62岁才退休。还是在退休以后,学校新建的全额集资房,我才自己拿钱去集了一套房子。就是因为我们自己严格要求自己,所以学校从管理层到教职工都没有出现过谋取私利或经济方面的问题,我觉得很欣慰。川美历任的这些党委书记、院长、党委委员都是比较严格要求自己的,这可以说是川美很好的一面,这个传统一直都是保持得比较好的。

总之,国家也好、单位也好、个人也好,都是一种接力赛吧,一批一批的,一代一代的,不断推进,向前发展。

“口述历史”工作组:

指导:黄政 庞茂琨

统筹:左益 钟正武 贾安东 余晖

制片&文字:李苗利

摄影:杨勇

摄像:户月聪 高勇 李文兵 杨金良

后期制作:杨金良 陈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