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校庆首页 / 口述历史 / 正文
口述历史
口述历史 | ③范朴
发布时间:2020-10-19   作者:李苗利   浏览:

编者按:在四川美术学院八十年办学的历史长河中,一代又一代川美人的辛勤耕耘与无私奉献铸就了川美八十年的辉煌与荣光!我们有幸专访到20位历史讲述人,他们是川美某一历史时期的重要亲历者和见证者。10位历任正职校领导深情回顾学校改革发展过程中的重大决策,娓娓讲述重大历史事件;10位国务院津贴专家回顾专业学科发展历史,笑谈学校趣闻轶事,分享代表作的创作心路历程和创作故事。在川美80周年校庆之际,让我们一起来品味他们的精彩讲述,追忆历史、展望未来。

范朴简介:

范朴,1934年7月生。山西临汾人。擅长绘画、美术教育。1948 年入西北军政大学艺术学院,后在西南人民艺术学院美术系学习。1953年留校任教,曾任四川美术学院附中校长,四川美术学院副院长、院长,重庆市文联副主席,重庆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素描《游击健儿》、年画《他是一个好学工》曾获全国优秀创作奖。代表作有油画《乡音》《红花》等。

范朴讲述:

很高兴,特别来回顾学校历史,以我在学校工作生活的年头来说,已经60多个年头了,也算是老人之一。我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从川美毕业,是西南人民艺术学院第一届毕业生,1953年留校当老师,1958年进入党委工作,那年我才24岁。当了十年附中校长,十年教务处长,十年副院长,五年院长,我把我大部分青春都贡献给了四川美术学院,所以川美很多重大的历史事件,我都参与了。

川美的历史,我认为是由两条线组成,一条线是1940年李有行老师、沈福文老师创办的四川省立艺术专科学校。李有行曾赴法国留学,沈福文曾赴日本留学,他们都是我们国家的国宝。当年抗日战争爆发,李有行正在法国里昂求学,可他坚持要回国,回国干什么?抗日救国。回国以后,从上海辗转来到四川。沈福文老师做漆器卖到五百块现大洋,在成都买了三亩地、几间草房,就把学校办起来了。另一条线就是1948年贺龙创办的西北人民艺术学校,1949年在西安成立西北军政大学艺术学院。后来解放大西北,解放大西南,我们艺术学院的文艺干部就跟着贺龙南下到了成都。留在西安的部分,就是现在的西安美术学院和西安音乐学院。

在成都的那半年非常艰苦,我们一天只吃一顿饭,那年我才15岁。当时我们叫成都军事管理委员会,文工二队。我们办了一个街头画展,我记得当时画了一幅画《两把菜刀闹革命》,因为当时四川人民对共产党、对解放军不熟悉,我们就大力地宣传解放军的一些主张。后来我们就搬到了重庆黄桷坪,筹办西南人民艺术学院。

四川美术学院这两条线的历史,解放区的艺术院校和国统区的艺术院校,我认为在全国八大美术学院中是独树一帜的,优势在于,解放区艺术院校的特点是为政治服务、为战争服务,而国统区艺术院校的特点在于基本功扎实、讲究科学训练。这两方面特点结合起来,就是优势。为什么四川美院能出这么多作品这么多人才?这与咱们学校的历史、文脉、基础有关。

四川美院激励创作,我认为这个文脉、这个根基也非常重要。当时所谓的伤痕美术,学校党委非常支持,1977级学生只有一间教室,大画画不了,学校就把男生宿舍的六间空房子批给他们做创作,还批经费,解决学生的生活困难。“回顾光辉历史,发扬优秀文脉,继承学者风范,铸造新的业绩。”这是我讲的第一个事。川美师生不要忘记学校历史,这是光辉的历史,“两条线”结合的历史,很值得回顾,很值得发扬。

办好社会主义艺术院校,既要抓教学,也要抓创作。我当时形容是“两个轮子一起转”,教学可以弥补创作的不足,加强基本功,而创作又可以解决纯教学不能解决的实践问题,它们之间相辅相成。川美的声誉现在这么高,就是从1980年代、90年代那批作品开始的。四川美术学院一直都要规划创作题材,不但抓题材,还要抓稿子,多看,多研究,集思广益。川美的看稿会是一个特色,教师的创作也好,学生的创作也好,我们都要看的。当然大家提了建议,你可以改也可以不改,但是大家帮你看看,这里要加什么,那里要加什么,用集体的智慧把创作质量提升上去,把拔尖作品提上去。所以我们的创作成果也非常丰硕:在1980年的全国青年美展上,罗中立的《父亲》得了金奖。1981年的建党六十周年全国美展上,我们也有很多作品获奖,当时的周德培书记非常高兴。

1982年,我们迎来了文化部在川美召开全国高等美术院校创作座谈会。刚开始知道要在川美开这个大会,我有点担心,因为我们当时条件很差啊,没有招待所,没有大会场,在哪儿开呢?但是文化部坚持要在川美召开。我们就找到十三军的政委,他们十三军招待所条件比较好,我们就请他们帮忙,解决了来自全国六大艺术学院和八大美术院校主要领导参会期间的住宿问题。大会开幕式是在黄桷坪校区的红楼三楼举行的,当时三楼是个大库房,我们临时把它清理了出来,最后开幕式举办得很隆重、很成功。大会闭幕式是在大足石刻开的。这个大会应该说是中国美术界的一次盛会,扩大了四川美术学院的影响,也给川美增了光,添了彩。

到了1987年,工艺美术进北京举办展览,四川美院是第一家。染织、装潢、陶瓷、漆器四个专业的作品,在北京民族文化宫展出。当时沈福文老先生还去了。那时还没有快捷托运,我们租了辆大客车,把展品运到北京。1992年,川美雕塑第二次进北京展出,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展览。川美八个专业的作品接连着几次进京展出,进一步扩大了川美在全国的影响。

还有咱们学校的硕士授位权,1981年油画、雕塑获得硕士授位权,到1992年,川美当时8个专业全部获得硕士授位权,满堂红,这在八大美院中又是第一家。这个代表了一个学院的学术水平,代表了一个学院的教学水平。当年文化部组织了一个海峡两岸教育研讨会。邀请了三所美术学院、四个画院、四个美术馆参会。三所美术院校是中央美院、浙江美院和四川美院。这是台湾方提出来的,原因是这三所美术院校影响最大,这也是川美的光荣。这是我回顾的第二个方面。

第三个方面,我想讲讲倡导现实主义创作方法。1980年代,川美在重庆市设立了一个参观点,前来参观的外宾特别多,当时陈列馆里面展出了《收租院》群雕作品,有一组作品展现的是打小孩的场景,有个外国小朋友看到了,赶紧过去把那个小孩雕像抱着,说明这组作品太真实、太感人。所以我倡导现实主义创作方法,我认为川美也要发扬。1999年,我参加重庆一个会议,市里一位领导讲,重庆有四张名片:小说《红岩》;川剧《金子》,川剧改革的成果,根据曹禺的《原野》改编,沈铁梅主演;川美群雕作品《收租院》;罗中立的油画《父亲》。这四张名片,咱们川美就占了两个。《父亲》是现实主义,《收租院》也是现实主义。现实主义是德国席勒提出的主张,现实主义的特征就是真实性、典型性,是立足现实,反映现实,反映人民的喜怒哀乐。这个创作方法也是咱们党的主张,创作要为人民服务,要“三贴近”,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我们要倡导现实主义创作方法,虽然不是唯一的,装置、影像、行为等等也可以做,多元嘛,但主导的、主流的,还是咱们党倡导的“三贴近”,现实主义。1983年,我带庞茂琨他们到凉山体验生活,庞茂琨当时创作《苹果熟了》,就是画的彝族人民。罗中立的《父亲》《春蚕》,还有一组反映大巴山农民的作品,都是贴近群众、贴近生活的,所以很多人说罗中立是中国的米勒。

1988年,我带四川美院代表团到德国、苏联、南斯拉夫等国访问,周春芽当时在德国留学,他专门从柏林开车过来,帮我们当翻译。我跟赖莱教授谈到凌晨四点,讲什么呢,讲中国共产党的历史,讲解放运动。他之前不了解,所以听得津津有味。

我最后再讲一个事情,就是调整专业。1980年代,学校把原来的老绘画系改成国画系、油画系、版画系;1996年把老工艺系改成染织服装,装潢和室内装饰。调整专业有什么好处呢?一是有利于教师水平的提高,专业上的拓展;二是有利于培养学生成才,有利于学术上的实用研究。

最后,我祝愿四川美术学院在学校党政领导班子的领导下,越办越好,发扬传统,再创业绩!

“口述历史”工作组:

指导:黄政 庞茂琨

统筹:左益 钟正武 贾安东 余晖

制片&文字:李苗利

摄影:杨勇

摄像:户月聪 高勇 李文兵 杨金良

后期制作:杨金良 陈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