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媒体视界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搜狐新闻:“本体与重构”四川美术学院漆艺术展亮相中国美术馆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15日 11:07   作者:   来源:搜狐新闻    浏览:

“本体与重构”四川美术学院漆艺术展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7-11-29

四川美术学院漆艺术学科,是由四川美术学院的重要开创者、漆艺大师沈福文先生从1940年建校之始,将漆工艺高拔为高等美术院校学科专业而建立起来。在沈福文及被誉为“东方色彩大师”的李有行,以及庞熏琹、雷圭元等留法、留日艺术大师共同奠基形成了最早的漆艺术教学体系。

研讨会现场

在近八十年来发展中,沈福文、杨富明、肖连恒、何豪亮、李大树、陈恩深、朱小禾、蒲江等几代漆艺人从传统漆器艺术到现代漆画、实验漆器的学科发展,形成了四川美术学院漆艺术灵动无羁、随势而形的面貌。在第一阶段,为沈福文引领的漆艺术萌发期。沈福文以其早期漆艺术在艺术表达及画境营造的成功开创,在中国漆画史上具有重要的奠基性意义。第二阶段,为四川美术学院漆艺术勃发状态,沈福文及其高足杨富明、肖连恒、何豪亮、李大树、刘健斌等共同努力,形成了有丰富的形态,有新的语言探索,绘画意识凸显的作品井喷局面。第三个阶段,为沈福文高足弟子陈恩深、朱小禾将漆艺术推进到深进期。一方面,在陈恩深推进下,漆画明确“画在漆先”理念,形成漆画新语的系列发明,建立现代漆画图式的体系性创作及随境生发的漆画教学。

川美漆艺术,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以漆器为主,五十至七十年代,以漆画与漆器同举,八十年代以后漆画充分展现,2007年漆艺作为独立专业建设后,漆艺开始与漆画并行,使四川美术学院成为全国艺术院校中为数不多的有两个漆专业的院校。在浓郁的当代艺术,当代的绘画与雕塑创作氛围中,现代漆画形成了"画在漆先"的理念以及“漆质为地、色彩为天”的纯粹绘画样貌,而实验漆器实现了世俗化、发散化、诗意化甚至哲思化的“跨界融合”,漆艺由器守引向开放,进入到技进于道的全新表现局面。

四川美术学院院长庞茂琨致辞指出,在近八十年来发展中,沈福文等几代漆艺人经历从传统漆器艺术到现代漆画、实验漆器的持续探索,形成了四川美术学院漆艺术创作的丰富面貌。此次展览就是对该学科发展历程的一个系统梳理。

中国美术馆党委书记张士军致辞:中国美术馆作为国家美术馆,一直致力于梳理源流、展示成就、研究学术、繁荣艺术。漆艺术作为从深厚文化传统走来,又实现了现代艺术的创造性转换的艺术门类,在川美有着持续的、丰富的发展历程和丰硕的探索成果,值得我们关注。此次展览,对我们推动漆艺术发展、培养漆艺术人才和弘扬传统漆文化都大有裨益。

中国美术家协会漆画艺委会名誉主任冯健亲致辞,他认为现代漆艺术,实际上就是传统漆艺术和现代美术教育的结合。从传统到现代,漆艺术脱胎的过程是复杂、痛苦的,有些问题到现在都还没有解决。四川美院的教师们对漆艺术的发展积累了宝贵的成功经验。

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致辞并宣布艺术展开幕。他说,“本体与重构展览”让人很感动,说明四川美院对传统手工艺的重视,让我们思考如何更好地通过漆艺术弘扬中华文化,进一步改进漆艺术教学。四川美院为新时代的漆艺术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此次于11月29日在中国美术馆举行的漆艺术展览,由四川美术学院与中国美协漆画艺术委员会共同主办,共展出了四川美术学院漆艺术学科历任漆艺术专业教师的代表性作品及部分学生近作六十来件。其中,有漆艺术学科开创者沈福文先生最为著名的标志性作品《虾》,以及杨富明的代表作品《都江瑞雪》,还有陈恩深、肖连恒、蒲江的现代漆画《四月漫步》、《花与桃》、《山涧云梦》等全国美展银、铜奖作品,以及杨富明及刘健斌、李大树、何豪亮等精美的花瓶、果盘等精美漆器艺术。同时,本次展览还展示有林文洁、唐影、何艳、杨立山、陈静等年轻的漆艺术学科教师及个别研究生、本科学生漆艺术作品。另外,四川美术学院老一代艺术家在中国六、七十年代,特殊时代创作的革命圣地、社会主义建设题材漆画作品及当代实验性漆器作品在本次展览也有集中呈现。

展览现场

本次展览在中国国家美术馆,以漆艺术作品第一次集结及专著等文献的全面呈现,展示了四川美术学院漆艺术近八十年不平凡的发展历程。在传统工艺振兴战略实施,中华民族文化伟大复兴,国家双一流学科建设大力推进背景下举行的此一展览,对中国当代漆艺术发展,传统工艺的振兴及文化复兴,以及四川美术学院学科发展、办学水平的提升都有重要而深远的意义。

关于四川美术学院手工艺术学院

手工艺术学院是在四川美术学院历史最为悠久的工艺美术专业基础上,于2016年5月组建成立的二级学院。现任书记郑川,院长谢亚平。其前身可追溯到四川省立艺术专科学校1940年设立的漆工科。近八十年来,工艺向设计学科不断发展衍生。全国著名工艺美术家、艺术家沈福文、李有行、雷圭元、庞薰琹等曾在该专业任教。四川美术学院手工艺对于西南,乃至全国的手工艺发展,都有着深远而重要的影响。

手工艺术学院以培养中国“当代艺匠”,秉承大艺术、大工艺传统,着眼“文化多样性”的价值传承,倡导“大国工匠”精神,服务工艺美术行业,遵循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和文化创意产业发展需求。目前包括漆艺术、首饰艺术、陶瓷艺术、纤维艺术四个专业方向。

手工艺术学院根植于西南地区深厚的工艺传统,深耕传统工艺产业的转型和升级;形成了工艺美术材料与工艺实验课程群的建构,强调课程的跨界性和融通性,强调传统工艺的再造的专业特色;着眼于一技多能的教学体系的探索,为工艺美术提供行业梳理与学术服务。希望打造西南传统材料和工艺的教学研究高地,推动地方传统工艺美术行业的转型升级。

部分精彩作品:

《虾》沈福文,年代不详,木板漆画、大漆,62X80cm

《仿战国鸟纹漆盘》刘健斌,1962年,漆、夏布、瓦灰,34.5X2.5cm

《节日之夜》杨富明、夏镜湖,1972年,木板漆画、大漆,120x90cm

《挑花纹小盘—凤追凤》李大树,1982年,铝、漆,15.3X15cm

《四月的漫步》陈恩深,1989年,木板漆画、聚氨酯,105×120cm

《撕碎的散氏盘》林文洁,2015年,木板漆画、大漆、灰料、布、金箔,112X80cm

且在且养且望:序川美漆艺术作品展

1940年川美建校之始,沈福文先生破天荒地将漆工艺高拔为高等艺术学院的学科专业而建立起来。由此形下而形上地一指,铸就了川美漆艺术此后发展总向清辉的艺术品格。川美本就有着浓郁的绘画与雕塑的艺术氛围,日后的敞朗顺理成章。由于深受与沈福文先生一同创力、川美的我国著名色彩艺术家、被法国人称为“东方色彩大师”的李有行先生的色彩影响,川美漆艺术尤其是漆画从此有了“漆质为地、色彩为天”的纯画样貌!

川美漆艺术发展也有着灵动无羁、随势而形的品态。上世纪四十年代以漆器为主,五十至七十年代渐以漆画与漆器同举,八十年代以后尽为漆画,再到2007年漆艺作为独立专业与漆画并行,成为全国艺术院校中非常少有的有两个漆专业的院校。这并非只是一种样态变化,骨子里分明是川美艺术精神纯化、美学思想泛及的步步跃升。

就川美漆画来说,其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为沈福文的萌发期。其萌发也是中国漆画史上具有开天辟地意义的初茁。

第二阶段为沈先生高足杨富明、肖连恒、何豪亮、李大树、刘健斌等人形成的勃发期。此间不仅作品井喷、形态各异,且绘画意识凸显、新语探索遍及。

第三阶段为沈先生及其高足弟子陈恩深深入推进的深进期。其承接前贤脉统而以四十年不懈精进,完成了漆画从“画在漆先”理念的明确,到确立漆画新语的系列发明,再到漆画图式的深入探索和漆画教学的随境生发——严谨缜密地完成了川美漆画创作和教学的体系建立(此展陈恩深及其以后的作品尽为此一体系的成果体现)。此一体系呈现出的与其说是一个完闭的架构,不如说是一个开启未来的喷发之基,这对于陈恩深之后的传人蒲江、林文洁和唐影来说无疑也是其奋发前行的巨大推力。

而就漆艺来说,发展可分为两个时期:沈福文时期和他唯一的研究生弟子朱小禾时期。沈先生在中国漆器艺术史上的作品成就可谓继往开来、登峰造极!惜乎时代对漆器再未深呼大唤……朱小禾强烈意识到此点,在其任上即提出了 “跨界融合”,即世俗化、发散化、诗意化甚至哲思化的活力论教学主张,从而将漆艺的器守引向开放,技进于道地开创出全新的表现局面。年轻教师何艳、杨立山、陈静各显其态地丰满着此教学主旨。

川美位处西南,地远境僻,无论今日交通如何便利,其地域心理已成宿命。然而任何事理皆成两面,在我们看来对于学术仍是利大于弊:一则自在、二能深养、三以远望,正是这“在、养、望”三者,成就了川美漆艺术的今日气象。

川美漆艺术未来如何?我们坚守“勿以人灭天,勿以故灭命”的自然精神;我们秉持“大曰逝,逝曰远,远曰返”的往返动念——看我们这里走得远了,我们也在冋来,而回来是为了再一次的出发!

——无论如何,独领一面。

庞茂琨 2017年11月29日

川美漆艺术概

漆艺术在中国,源远流长。中国漆艺术历史因最新的漆弓出土,甚至前推到距今八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从春秋战国、秦汉的多彩漆绘,至唐宋金银平脱及脱胎,经明清雕镂满眼,中国漆艺术在晚清及国民政府时期,却随国势衰微而凋零。上世纪30 年代,沈福文、雷圭元、庞熏琹等中国文化的觉悟者和复兴者,为逆转传统文化没落之势,积极投身于中国传统技艺的革故鼎新。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沈福文以其对传统漆工艺历史的爬梳,漆工艺技法、媒材的挖掘,中国现代漆艺术技法体系建立及其超拔入中国高等艺术教育等努力而于四川美术学院漆艺术贡献尤其卓著。1935-1937 年,负笈东瀛的沈福文以漆书《髹饰录》,与漆器实物对照,古今对照,以纵横交错的综合分析法,从古青铜器、古石器、古瓷器物借鉴造型、纹样、图案设计及色彩经验,推敲、考证古代制漆工艺,恢复“绮纹刷丝”和“斑纹漆”,发明棕丝变涂等技法。四十年代,沈福文更将汉代平堆工艺发展为“高堆”,创立研磨彩绘法。通过上百次试验,煅烧出名为“丹红”的材料,弥补了对银朱的强烈需求。

沈福文不懈推进漆材料发掘及漆艺术表现,同步推进了中国漆艺术的高等教育。1941 年,四川省立技艺专科学校(四川美术学院前身)建立,由沈福文主持开设漆工科。同年秋,应用艺术科在四川省立艺术专科学校成立,漆器工艺又作为一门课程设置进行建设。由此,中国系统的学院漆艺人才培养因漆艺术在四川美术学院最早的学科纳入而开启。沈福文漆艺技法总结和梳理及超越传统匠作审美和文化观念的不断精进精神,为漆艺术语言的丰富和开掘奠定了坚实基础。以沈福文为代表四川美术学院漆艺术承传者以廉价蛋壳和棕丝等普及性材料作为镶嵌及变涂材料的创作实践,改变了中国传统漆器描金嵌玉为贵的俗艳作风。

在四十年代,四川省立艺术专科学校创办前后,沈福文的漆器创作凸显了扎实的艺术造型功底和绘画创作理念。1943年12 月,沈福文在成都的第一次“个人漆器作品展览会”上展出了光彩夺目、令人目眩的金鱼盘、晨曦盘、堆漆鲤鱼画屏。1946 年,在深入敦煌石窟写生考察基础上,沈福文创作的漆器把敦煌壁画的纹样美和漆艺的高贵华美紧密结合,开始呈现出一种绘画自主性。

“在中国现代漆画发展中,老一辈艺术家以沈福文为代表,作为漆画的先驱,他为中国漆画的发展奠定了理论和实践的基础”。沈福文作品以个人在漆的绘画性、艺术形式美的卓绝努力,为漆画从漆器髹饰的功能性转向现代漆画的艺术表达奠定坚实基础。而漆艺术由四川美术学院擢升入高等教育,并在中国美术家协会及其各地分会的大力扶持下,向漆画、漆器艺术等多维迅速拓展,实现其在当代的千文万华发展。

新中国建国初期,在沈福文引领下,四川美术学院漆艺术成果丰硕。一方面,漆器艺术的创造继续推进。1953 年,杨富明创作了漆画大圆座屏《民族大团结》。1957 年,陈思碧以漆器作品《蛋壳嵌凤盘》获得了第六届世界青年联欢节美术竞赛银质奖。刘健斌以堆漆创作了《仿战国漆盘》、《红地堆漆黑牡丹灯笼瓶》等代表作。另一方面,四川美术学院率先在木板材料上创作的领袖肖像、革命圣地题材的漆画创造也正式地开启了中国作为一个绘画类型的漆画创作。五十年代,沈福文先生与杨富明先生先后合作了马、恩、列、斯以及毛泽东、周恩来与朱德等领袖肖像的漆画创作。五十年代,杨富明还有《丰收》、《农妇》等农民题材漆画创作。

从1958 年到1984 年,作为沈福文高足的杨富明一直负责川美漆艺术学科。杨富明不仅自身漆艺功底深厚,创作不辍,而且在其努力下,四川美术学院漆艺术创作在这三十年保持了稳定的发展。

六、七十年代,因“破四旧”等因素对漆艺教育事业的干扰,漆器美术停滞不前,漆画却有继续的推进。不仅四川美术学院漆画创作组集体进行了《韶山冲》、《开国大典》等革命历史题材和现实题材漆画创作,而且,一批艺术家个体漆画创作从题材到画境都有新的开拓。1962 年,杨富明以堆漆及蛋壳镶嵌创作了的漆画《都江瑞雪》。1964 年,刘健斌与尹琼等创作了漆画《书记和我们在一起》。七十年代,杨富明的《雪山》、《春芽》、《节日之夜》,何豪亮的《渔歌》、《泸沽湖之晨》等漆画进一步开拓了漆画创作的境界。70 年代末,漆画创作还进入公共空间,杨富明、陈恩深、何豪亮与肖连恒等参与到首都机场贵宾厅壁画《梅花》、《荷花》创作。

八十年代,四川美术学院不同学科艺术家都介入到漆画创作,漆画艺术取得不俗的成绩。肖连恒1983 年灵活运用色彩磨漆画创作《瓜叶菊》参加第六届全国美展,被中国美术馆收藏。1983 年,李大树实验“漂漆漆画”创作了《石林》等作品。1986 年创作的《孔雀》获全国首届漆画展优秀奖。这一时期,不仅漆画进入新境界,李大树、肖连恒、何豪亮也有重要的漆器创作。以研究和制作铝胎填彩漆器为特长的李大树创造出了“遮纹腐蚀漆饰”等多种新技法,创作有《仿汉瓦纹小盘》、《罂粟花纹小盘》等漆艺作品。肖连恒创作《喜鹊梅花漆盘》、《象牙花鸟漆盘》等漆器。何豪亮为人民大会堂创作了《鹦鹉玉兰果盘》、《脱胎玉兰花瓶》。

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除漆艺术创作外,四川美术学院漆艺术在漆艺术历史及理论研究上也形成了一批成果。1984 年沈福文与李大树合著的《漆器工艺技法撷要》出版。九十年代初,沈福文的《中国漆艺美术史》于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第一次对中国数千年漆艺历史进行了全面清晰的梳理。何豪亮与陶世智合作的《髹漆艺术学》出版,从漆艺学科建设的角度,对漆艺进行了“喜看今哲有新篇”(王世襄语)的体系性建构。

从二十世纪四十年代起,经历了沈福文从器到画的“形上远指”,杨富明等的“顺势高为”。至九十年代,陈恩深等将四川美术学院漆画推进至现代漆画“学术晶化”的大成阶段。

在漆画奠基发生的初创时期,沈福文先生开创了以传统漆工艺作为审美旨趣而顺带借用其他画种图式的平面化的“传统漆画”表现。二十世纪中叶,杨富明等漆画创作,开始有了“画在漆先”意识的自觉萌动及其语言的创新。而从1990 年起,陈恩深则以“画在漆先”的学理,将川美漆画推进到真正绘画性生成的当代漆画境地。

“画在漆先”强调画境优先,强调漆只是一种媒介。画境优先的理念,决定了四川美术学院现代漆画全新语言形态以及适于漆画的图式特征,促推形成了以陈恩深为代表的四川美术学院现代漆画的基本面貌。陈恩深漆绘、砂绘(《四月的漫步》)、拓叶绘、流云绘(《峡谷晴空》)、综合绘(《朗朗云天》)和蛋壳绘、铅丝绘等成为具有很强视觉张力和艺术表现力的当代漆画语言体系的典型代表作品。此间,陈恩深的《四月的漫步》获第七届全国美展银奖,肖连恒创作的《花与桃》获得第九届全国美展银奖,蒲江创作的《山涧云梦》获第十一届全国美展铜奖。

在沈福文漆画教学思想基础上,陈恩深推进了现代漆画的教学与创作探索,一方面他发掘了线性图式于当代漆画的重要性,明确了“质不碍图、图不碍质”,又能“图质相生、大助画境”的创作观念;另一方面,对创作中原发思维和继发思维之间关系,以“原发思维”为要的“乱画”、“盲画”、“写生不盯画”等激发机制和表现方法的持续不懈的探索,促成了漆画原稿创作的老大难问题的解决(获得重庆市优秀教学成果一等奖,被评为精品课程)。

陈恩深在新世纪大量专著、编著的积累,为四川美术学院现代漆画进一步发展提供了艺术本体论的有力支撑,四川美术学院对当代漆画问题明确的提出及学术定义,对当代漆媒发掘及语言形成、图式建立、自我更新,创作态势与教学模式、原创精神等重大问题都有深刻而实时的回应(见陈恩深专著《当代漆画论》),其充分的理论自觉及创作实践,形成了富于学术价值的当代漆画表现体系及影响,使四川美术学院当代漆画呈现出严肃的学术探究和鲜明的个性品格。

在陈恩深及其弟子们蒲江、唐影及林文洁等持续推进的现代漆画教学和创作中,陈恩深关于完整而又随境发生的教学模式,画在漆先的创作理念得到前后相续的积极延伸和有力贯彻。在众多学子们的漆画作品中也充分体现了四川美术学院漆画对当代漆画的新媒介定位、新语言的体系化形成、图式思想与形态创建、质图合一的自洽表达。

川美漆画作为川美学术精神的自然派生,是“川流不息”艺术创造性的自然体现。川美漆画对于聚氨酯等新漆料的包容态度体现了“让漆画艺术境界敞亮些、放开些、方便些、自在些……的一个大于符号之生成”的艺术开放态度(陈恩深语)。

如果说四川美术学院漆画以平面二维的表现获得在九十年代以后有了突破性的发展,那么因历史原因受到影响的立体漆器艺术创造,在2007 年以漆器艺术工作室形式得以恢复的漆艺则呈现为另一种鲜明的当代性。由朱小禾领衔的漆艺工作室汲取因循守旧导致萧条的历史教训,对教学和创作方向作了根本调整,以研发传统漆艺为教学目标,通过实验延伸和改变传统漆艺,使川美漆器教学进入到跨界漆艺、实验漆艺新阶段。在近十年时间里,朱小禾带领何艳等弟子建构起新的实验漆艺教学及创作系统。

实验漆艺教学,目的是将漆艺向未知工艺、可能性工艺延伸,向新的现代生产和现代物质方式及现代艺术方式延伸,甚至向哲学式工艺、诗性工艺延伸。跨界漆艺,通过广泛地与社会其他技术连接,以解构和弱化所谓正宗或专业漆艺,通过材料混合、轻松乐观、生气勃勃、非常多元,注入当代文化的解构活力,通过社会粗狂混合解构把玩式的精美漆器,使漆艺具有新的性质和象征。

跨界漆艺以协作性、多模式的混合与其它工艺对话、链接。何艳的跨界漆艺,将漆艺与玩具工业及民间手工结合,因克服过敏而研发的局部髹漆,反获得髹漆的创新。陈静研发的漆皮成型工艺,以漆艺链接折纸和粘接造型工艺,没有传统的底胎制作和表面髹漆程序区分,使手工精细的折叠或粘接微小漆片,在无限延伸、重复中形成任何造型建构的可能性。而杨立山作品坚持运用数千年使用历史的天然漆,却主要从漆工艺及材料所具有的身体性出发,以通过身体性隐喻的漆造型,来探索漆艺的当代性表现。

四川美术学院实验漆艺的本科生和研究生的跨界漆器,近年展现出的空前丰富漆艺样态,揭示了髹漆的无尽潜力,不断创造漆艺的新样态及新感知,从而为四川美术学院漆器艺术呈现出空前活跃的工艺创新。

纵览川美漆艺术——不论是漆画还是漆器——的发展,越发让人清醒地见出这是走在了视网膜表现向视觉思想紧密结合的真正的自觉精进的艺术道路上。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而在此我们却可以从另一角度说:蜀道难,正好望青天。在中国漆文化的发展进程中,这可能正好是一别成洞天的景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