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美故事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中国设计大有可为——设计艺术学院段胜峰专访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01日 11:38   作者:   来源:    浏览:

段胜峰:男, 1970年 10月生于四川。1993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现任设计艺术学院院长,教授,兼任重庆工业设计协会常务理事。主要学术成果有市级精品课程一项,市级教学成果一等奖一项,《风影系列1》获第十届全国美展优秀奖,《云中漫步——自助轻轨设计》(合作)获“世博想象”2007上海美术大展优秀奖(无差别评奖),《全地形突击救援车》(合作)获第十一届全国美展工业设计类金奖。

记(以下简称记):作为一名资深工业设计师,您对工业设计的理解是怎样的?

段(以下简称段):现代意义上的工业设计是包豪斯时期从建筑设计的体系中分离出来的,在设计学院的所有设计门类中,它离技术最近。工业设计是寻找一个艺术与技术、与企业、与消费者的结合点。一个好的创意出来之后要经历很多挫折:材料的挫折、制造工艺的挫折、造价的挫折,当然,还有市场对它的过滤。只有经历这么多的埋伏与围堵,最终出来的东西才会经得起时间和消费者的验证。也正因为有这么多的制约与束缚,所以我常常说工业设计中没有个人英雄,必须是一个团队合作的结果,包括《自助式轻轨》和参加第十一届全国美展的《全地形突击救援车》,都是团队合作完成的。

记:我们知道,交通工具一直是段老师所乐于设计的对象,从《风影》中锋芒毕露的张扬个性到《自助轻轨》的绿色理念,再到《全地形突击救援车》的人性关怀,您一直在不断拓宽交通工具的语义,向大家谈谈您的交通工具情结吧。

段:大多数人都喜欢交通工具。不知谁说过 “追求速度是人的第二兽性”, 因为我们去追求第一兽性几乎是没有这种可能的,毕竟一个人要受到道德伦理法律等的制约,所以人的第一兽性几乎被废掉了,那我们没有办法,就只有去追求第二兽性。当看到一个东西在移动,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以得到很多快感。像《风影》摩托就是追求这样一种很酷、很炫、一上街就会有无数人回头的概念,这是一个很自我的设计,我觉得我想要的一个摩托车就是这个样子,它是基于我的潜意识里对于速度的一种追求。再者,大到宇宙飞船小到滑板车,交通工具的整个外延是非常宽广的,可以移动的东西都可以被称为交通工具,与之对应,其所承载的观念也必然是多义的。你很敏锐地看到了从为世博会设计的《自助式轻轨》到为灾区设计的《全地形突击救援车》的变化,我们也一直在做这样的尝试。

记:段老师在学生中一直人气很高,采访您之前我们也征求了很多同学的意见,他们都特别想知道您的设计灵感是从哪里得来的?这于您的成长经历有什么联系吗?

段:不好说。但我觉得至少有三个方面对我本人的影响是很大的。首先我很庆幸自己是在四川美术学院这样一所综合性的艺术院校中成长起来的。川美有众多的营养源泉:绘画的、雕塑的、设计的,还有很多艺术理论的支撑,各种源泉汇集在一起,处在这样的一个艺术生态系统中你不可能不去吸收。其次,我本人很喜欢中国传统文化和艺术,我们学校有很多老师都喜欢,包括我们的罗中立校长。中国传统艺术品确实会让你迷恋进去,从文化的角度、从造型的角度、以及它背后的很多故事,都绝对是我们几千年文化的精华所在,无论对于设计还是个人修养,它们都会使你得到很多潜移默化的启示。另外,在工业社会中,技术和材料的革新对于整个设计的推动是很大的,有很多好的设计其实都是先有这样的技术和材料才可以最终实现,经常去关注一些先进的科技、材料与工艺会带来很多你意想不到的设计理念和效果。

记:您认为当前的工业设计教育和产业现状之间是否存在脱节问题?如果有,又是通过怎样的人才培养模式来弥补这一不足的?

段:这个问题提的非常好。从学校的角度来讲,我们培养的学生是要为这个社会服务的,而为社会服务最大的一个去向应该就是进入到企业当中。我校工业设计系成立差不多有二十年,以前我们学生出来是不愁分配的,企业都争着要,也有耐心花一到两年的时间使我们的学生去适应企业的工作需要。但现在不是这样了,人才相对已比较饱和,另外企业也要从成本等各方面来考虑,因此就会有一些抱怨,说学校培养的学生要较长时间才会跟企业有一个对接,并因此而浪费掉了很多成本。针对这种情况,我们也做了很多工作。从国家的整个产业版图来看,重庆是一座重工业城市,主要以原材料生产和加工代工式的企业为主,直接面对消费者的终端消费型产品较少,因此对于设计的需求相对较低,我们的学生毕业后70%都去了长三角、珠三角还有京津塘等产业高地,只有30%留在内地。这种局面也促使我们与企业建立更多的有效合作,使学生更加了解企业的需求。从最早的谭木匠到金河田电脑公司,再到后来的宗申集团,我们一直都在努力建立与企业的联系。另外我们也经常邀请企业的一些资深设计师来我系任教,同时,工业设计系在全国还建立了个学生实习基地,让学生与企业充分磨合。我们正是通过这种走出去请进来的方式缩短了学校与企业的距离。有了这些措施,这几年我们的学生出去后,企业感觉要好很多。

记:您设计的《全地形突击救援车》取得了国内外较大的反响,是我们川美的骄傲,请谈谈这一设计的意义和创新点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

段:这件作品最大的意义是对人性的关注。我相信看过汶川地震实况报道的人都会有这种冲动,恨不得亲自参与到救援队伍中,但是很多时候确实有心无力。在震后救援中,我们的许多工程车都没有救护的功能,救护车也没有工程车的功能,再加上地震之后很多道路已经瘫痪,常规的车辆根本没办法行驶,道路作业面又非常小,前面的车要作业,后面的车就会堵成一长串。后来我们的团队就想如果可以有一种集通过与救护功能为一体的工程车就可以解决这个麻烦。作品的名称叫《全地形突击救援车》就是希望它能第一时间可以赶到现场,然后实施救助。我们没有想到这部车竟然无意中找到了世界上的一个空白,估计这也是能够获得好评的亮点之一。接下来还有一些方式:比如后面的医疗站与车体的分离、充气帐篷的打开、工程作业方式的设计与造型设计等。它最大的特点就是在于不同功能的整合上。

后记:率性而为、狂放不羁,老段有傲骨;坦诚友善、平易近人,老段无傲气。在采访中,段老师一直在反复强调一个问题:我是在代表我的团队讲话,工业设计中没有个人英雄。笔者想,不论从哪方面来看,段老师都称得上是一位优秀的工业设计师和职业教师。

(采访/ 学通社记者  张凯、唐文京;撰文/张凯)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