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动态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动态 >> 正文
五年好光景 | 2017年四川美术学院雕塑系本科 / 研究生毕业作品展开幕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05日 16:32阅读次数:)

2017年6月2日,2017年四川美术学院雕塑系本科/研究生毕业作品展在四川美术学院大学城校区雕塑系展厅开幕。

经过数月的悉心筹备和最长十天的布展工作,来自雕塑系的54名毕业生(包括本科和研究生)的七十多件(组)作品,首次亮相在公众面前。

本次展览包括了研究生作品和跨媒介雕塑、具象雕塑、景观雕塑和器物雕塑四个工作室作品,在坚实传统造型基础的同时拓宽了雕塑学科专业前沿。作品涵盖了传统雕塑、互动装置、影像、行为等多种形式。

展览 | 前言

致毕业研究生:

三年的研学,每个人都经历了不同过程,这其中有欢悦、有思考、或者有痛苦,每一次在挫折中的站起都成就了新的创作动机与实践,这就是研学的过程,这就是成长的过程,这就是毎个人艺术探索的开始。此次毕业展,集合2017届硕士研究生毕业作品,反映了学生对当代雕塑的敏锐感知及个人体验,体现了对雕塑语言的实践,体现了对雕塑材料的应用,体现了对艺术观念的构建。同学们从“自我”出发努力进行一种尝试……

申晓南

去年,随着跨媒介工作室的成立,新的方向、新的目标与新的体验摆在同学与老师面前。面对所有未知——同学们在不确定中选择,老师们在新的挑战中启步。此时,我们一样,可能不是那么坚定,却又被好奇心驱使,移动了步伐;可能不是那么自信,却又被责任所使,开启了航程。虽用“同舟共济”来形容,会给人以历经“苦难”的艰辛之感,但彼此“风雨兼程”却实实在在。

一个学年很快过去,是该用“硕果累累”来褒奖、赞美?还是用“一败涂地”来谴责、反思?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共同开启了一道未知之门,共同分享、经历了未知历程的快乐与艰辛。我们如此义无反顾,因为我们年轻,因为我们不走寻常路,因为相信前方总有奇迹!

跨媒介雕塑工作室 唐勇

我们迎来了具象雕塑工作室第一届毕业生——2012级的毕业作品展,这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里,我向所有参展的同学表示祝贺!

本届毕业生由我和彭汉钦老师负责毕业指导,彭老师起了巨大的作用。学生的毕业创作过程总是前松后紧,开始的时候,慢慢悠悠,毫无起色。几次检查很多同学还是没有方案,面对这种情况,我大发雷霆。看到其他工作室都已经落地开花,我急切地问汉钦:“如何是好?”汉钦不紧不慢地说:“李老师,不着急,我们慢慢来”。接着便是遥遥无期的拉锯战,有些同学你千辛万苦地帮他(她)把方案确定下来,可当下次讨论会时他(她)突然又变了;有些同学明明决定了用陶瓷语言,也在这方面做了n多尝试,可临门一脚之际却又改成了别的材料。改换想法和材料是可以,关键是时间越来越不多了呀!我经常形容毕业创作有些像开车上高速,开始的时候都在各个路段上寻找高速入口,一旦上了高速就不容你改变方向了,在高速还左右摇摆是极危险的事情。可许多同学在该上高速的时候还是反反复复,飘忽不定,这使我大为恼火。我问汉钦怎么办?汉钦依旧说:“李老师,别着急,咱们慢慢来”。

就在这种“慢慢来”的长途跋涉中,真的慢慢有了起色。汉钦润物细无声地慢慢浸染着每位同学,同学们的创作也如迟到的春天开始发芽了,作品像新生儿,呱呱坠地时承载了多少孕育时的艰辛和苦难。汤惠倩的童年梦需要一个多媒体的感应控制来呈现一个永远抹不掉的童年影子;周昀的“三英战吕布”企图恢复一个古代战场;余洋是个多才多艺的家伙,他要把“水浒”的英雄们戏剧化、个性化;付硕像个自闭狂,想把世界的问题全塞进他狭小的房间里;王雪茹试图用软材料表现生活中那残酷的一幕;蔡嘉丽想永远留住花季;刘志在现实中得到启发,做一群由警察保护着解放碑,暗示着今天中国的信仰危机;熊加龙做几个“长颈鹿”胸像,从麦积山宝藏中吸收营养;李祎组合了“手”的海浪,想表现一直向往美国这块“自由乐土”的难民们却遭到美国的拒绝;赵士杰做的是太空人;杨林的木雕大场景花了很大力气,他想控制出一个场景,以荒诞超现实的手法呈现城市人的困惑,无聊和偷窥;田金华的赵本山展现了风雨飘摇中的本山大叔,似乎永远在冰上旋转;李大鹏做了几个藏民;杨金茂的胖人让人想起了“巨婴国”,颇其反讽。

虽然同学们开始时进入创作状态很慢,但越到后来好像却逐渐进入了状态。在各种雕塑形式的尝试中,同学们找到了自己的坐标、付出了努力,此次展览展示他们的辛勤成果。这是第一届写实具象毕业生,希望在不远的将来,下一届的毕业生会作品会更好。

具象雕塑工作室 李占阳

终于开展了,时间过得好慢长。

终于毕业了,五年过得太匆匆。

虽然在最后一学年才分出了工作室,但景观雕塑工作室让我们在短短的一年内,感受到了非比寻常的默契与温暖。这种默契和温暖,顺理成章促成了你眼前的这个毕业作品展。

这次的毕业展的七件作品,算得上是我们七个人整个大学期间最用心的一件作品。从构想到实施,每一步我们都想尽量做到没有遗憾。但事实上我们都知道,没有遗憾并不现实,但人生中最快乐的事不就是努力追求一件“不现实”的事吗?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我们在毕业创作期间极快乐。

这种快乐当然少不了老师们的帮助。我们分享创意、发现难题、寻找答案。把每一件作品从模糊变清晰,从幼稚变成熟。像朋友,也像家人。

今年的景观雕塑工作室一改往年毕业作品风貌,我们虽初尝“改革”之艰辛,但也信心满满的乐在其中。因为我们都知道,我们在做一件很酷的事情。

总之,我们的毕业作品展览就是这样。今后分别相聚,顺心艰难,我们五年很快乐,就是好光景。

景观雕塑工作室

器物雕塑作为雕塑专业新的方向,新鲜的朦胧迎来16位同学的毕业创作。

经过一番石、玉、木、陶制器工厂、作坊实地考察,对于器物雕塑同学知道与古代有关,与生活用具有关。通过探讨明白雕塑与器物相遇,意味着雕塑不只是天马行空情感的恣意挥洒,还有与生活、与日常亦观亦用的神交和关联。器,用之物。一但与雕塑关联就不只是简单的用。过往的陶器、石器、玉器、铜器、漆器、金器、银器、木器、但凡有雕塑的身形,定当另眼相看。陶鸮鼎、玉龙、青铜鸟兽尊、牛虎案、长信宫灯等器物明示器物雕塑以其雕塑造型升华生活日常。从已有过往的器物雕塑中可以明白“观”与“用”的思量是器物雕塑的造型起点。从形到用、从用到形,寻找“观”与“用”的平衡点或侧重点,让创作摆脱简单化“用+装饰”的造型陷阱。寻找来自生活,来自日常、来自实感对器物雕塑“观”与“用”的生动,新意的呈现是这些同学们创作的共同追求。不尽成熟,而在成长。

器物雕塑工作室 谢彬

(以上图片仅为部分作品)

展览 | 时间

6月2日~6月22日,每天9点~17点

展览 | 地点

四川美术学院(大学城校区)雕塑系展厅

展览 | 须知

匠心不易,文明观展

请勿在展厅里抽烟、饮食、大声喧哗

请勿触摸不可触碰的作品